二月份,更新文章的次數有點少,因為大多數時間我都在思考。

以下內容有些嚴肅,有些情緒,想清楚再決定是否往下看吧~

去年11月寫下這篇 不猶豫的力量,讀後小感 ,結果不過幾個月光景周遭似乎一一應證這樣的氛圍。

天下這期的封面故事是那麼的驚悚,日本人說「放下小確幸,才能看見大奇蹟

而我們高高在上的官竟說出了:「創造人民小確幸」這種話,那一刻我對這個政府就已經宣告放棄。

 

能活著的確很幸福,但如果能活得更好,為什麼不去追求?

珍惜感恩現有的一切,但面對那些狗屁倒灶結構與問題,為什麼我們不再生氣?

安於現狀,缺乏勇氣去作夢、突破現實,舒適圈的問題一再重演,看到病症卻無能為力,真的很殘酷。

生活周遭也有同樣的狀況發生,而今日發生的事成了壓倒我的最後一根稻草,即使該事件與我並不相干。但卻讓我思考起一件很重要的事,一件關乎價值觀的問題...

互信關係是需要長時間建立的,然而打碎卻只要一瞬間。

某人今天被這樣對待,會不會有一天你我也被這樣對待?當產生這樣疑慮時;當信任已經消失時,怎麼說服自己繼續走下去?更何況這不是第一次,我想也不會是最後一次...

韓國為什麼強? 淘寶為什麼強? Line為什麼強? 不說國家光工作產業上的對手都持續進化著,我們呢?這段日子都在幹什麼?

看看SONY的例子再看看現在的環境,好像有種相似的影子壟罩著....

 

德國宗教領袖馬丁.尼莫拉 (Martin Niemoller)二戰時為了讓世人記住納粹屠殺猶太人這一血腥恥辱,在波士頓樹了一塊紀念碑

碑上銘刻這樣一段話:

They came first for the Communists,

and I didn't speak up, because I wasn't a Communist.

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,

and I didn'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't a Jew.

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,

and I didn'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't a trade unionist.

Then they came for the Catholics,

and I didn't speak up because I was a Protestant.

Then they came for me,

and by that time no one was left to speak up.

 

(中譯)
起初他們(德國納粹黨)追殺共產主義者,
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,我不說話;

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,
因為我不是猶太人,我不說話;

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,
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,我繼續不說話;

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,
因為我不是天主教徒,我還是不說話;

最後,他們奔向我來,
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。

 

這就是經典名言「沉默的代價」。

 

不是要當憤青,但至少該有「知覺」,社會教導"乖一點就沒事"、"擁有小確幸就該滿足",但這樣就足夠了嗎?你甘願嗎?

能活著的確很幸福,但如果能活得更好,為什麼不去追求?

珍惜感恩現有的一切,但面對那些狗屁倒灶結構與問題,為什麼我們不再生氣?

社會化不代表失去信念,至少我還是想做自己的主人,遵從自己內心的感受過生活。

安全舒適這裡是有的,但我的人生才走不到一半,想要的不僅僅如此而已。

面對殘酷的現實,重重一擊後想清楚了,方向明確行動也就更有勇氣了。

有些信念,有些價值,恕我無法妥協。

 


延伸閱讀:

年輕人,你應該勇敢跟舒適圈說不!

勇敢走出舒適圈!全球成功人士的14種好習慣

 

Win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